澳门威尼斯城|主页-欢迎您

第三十四章 扑蝶

小说:栖梧殿作者:养猪女孩
    许是白日睡多了,又或是得知陆吾来过,姜梨无法入眠。
    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,头脑瞬间感到晕眩,可是心有不甘,一只手撑着膝盖:“去天机宫。”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却无人敢阻拦。
    来到天机宫,显然陆吾是不应该在此的,她要找的,是自己的半个养父,是南梨国万人之上,但犹心有不足的国师。
    一直养在深闺,虽然天资聪颖,但是姜梨终究还是单纯的。她不能理解,如今成老已然坐稳国师之位,只要他发话,姜景大多是言听计从,他为何还要筹谋储君呢?
    屏退众人,姜梨一人,悄悄潜到成老书房之外,见书房中有两人,一人正是成老,另一人却并不曾见过。她不由地将耳朵贴近窗户静静听着。
    “容国公主已然启程,国师还有别的打算吗?”听声音,应该是一个武力雄厚的中年男子。
    “这是既定日期,公主也无法更改。既然她无法留在我南梨,那么本座便让陆吾去寻她便是了。”这个声音来自一个垂垂老者,不必多说,便是成老了。
    姜梨心中一惊,继续听着。
    “容国公主屈尊前来,那么按照礼数,我南梨国也应该派遣使臣,前去访问。本座会回了王上,推荐陆吾去的。”又是成老的声音。
    “那么奴才便告退了。”是那位男子。
    她心道不好,自己此时若贸然躲藏,必会被发现。她不由想起宝钗扑蝶那一着,朝着殿内方向笑着喊道:“凌尘,你是要往哪儿去?”
    凌尘与凌澈乃是天机宫中养的一对仙鹤,向来无拘无束惯了,无人敢拦。姜梨心中暗松口气,想来这样成老便不会起疑了。
    “谁在外面?可是阿梨?”成老推门而出,正巧看着姜梨似是刚来院中的样子。
    “给成老请早安,”她满脸笑意,盈盈拜下,“凌尘啄了我的帕子便走了,从前它还啄过闭月的呢。成老可要好好管管。”
    “道法自然,这对丹顶鹤我实在无法管束啊。你那帕子本座会派人会找的,阿梨你尽可放心。”成老摸了摸姜梨梳的垂髫分肖髻,“阿梨若是永远是个天真的稚嫩孩童就好了,本座定会拼尽全力护你一世平安。”
    姜梨佯装生气娇嗔的样子:“阿梨不要,阿梨可是还要嫁人呢!”
    成老板了板脸:“姑娘家如何能说的出这样的话?定是成天与姜闭月厮混在一起,你才会如此学坏。”
    姜梨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那阿梨就不嫁人,想来您偌大的天机宫啊,还是养得起我一个小小女子的。”
    成老再严肃,看着眼前撒娇撒痴的女孩,也是绷不住微微笑了:“等你十六岁时,便要即国师位了,可不敢瞎说。”
    撇撇嘴,她佯装羞涩道:“我可不要,您老国师当得这样好,我何必引得世人不满呢?还请成老再多代劳几年吧!”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便跑,心中砰砰直跳,心道幸亏自己机警,反应及时,若是被发现自己窃听,那必然是要解释半天也难解释的清楚。
    只不过……听凛霜说,宫中旨意已下,孙王后被幽禁,章贤妃晋贵妃,掌六宫权,姜闭月和亲燕国,姜冕被草草封作世子,却并未行册封礼。
    并非私心,只不过此时如若陆吾与宁逸……那么国师一党的势力便难以想象,无法掌控。
    不敢细想,姜梨快速赶往王宫,在马车之内重新梳了头发,仓促带上点翠鸾鸟步摇,金丝凤凰九尾发簪,又迅速下车,直奔崇德殿去了。
    心仪的妃子成了如今后宫中最为尊贵的女人,姜景自然是心情极好,见到姜梨,也并未因为孙王后之事再度迁怒于她。
    想起上回来时磕到的额角,姜梨心中还是觉得略有遗憾。凰梨宫中太医寻常用再多的神仙粉、塑妍霜也无法弥补这一点点的缺陷。宫中院判汪平也说,再精致有奇效的祛疤奇药,只怕也无法消除痕迹。
    微微自嘲,自己本就从未打算以色侍人,或者是如同闭月一般因为美色名动天下。如此一来,竟是上天的意思,完全要断了这样的念头了。
    绣娘连夜赶工,以璧国蕾丝细细裁了,精心制成梨花形状花钿,可贴在额上遮掩伤。更可在其背面抹上一层舒痕膏药痕,璧国蕾丝触手生凉,更是对此药物有奇效。
    姜梨再次下拜时候,有意避开额前花钿,轻声装作柔弱状:“恭喜父王——”
    姜景高兴,展颜道:“阿梨来了,快起来。昨天贵妃与孤说,想见见你。她如今管理六宫事宜,更是你的庶母,你理应前去拜见。”
    “姜梨还有一事请求父王。”姜梨再次拜下,伏在地上说,“”姜梨听闻,父王要派遣使者前往容国,还请父王让阿梨前往。
    姜景皱着眉:“容国为女尊,原本就是你是最为合适的人选。可是国师已向孤举荐了翰林院的陆吾,世人皆知他是国师养子,身份尊贵。孤不愿拂了国师的面子,已然答应他了。”
    “可是父王……”姜梨还欲再说。
    可是姜景显然已经不耐烦了,他挥挥手:“你跪安吧,此刻贵妃想来有空,你去向她行礼参拜,千万不得失礼。”
    心有不甘,但是没有办法,姜梨只能默默退下。
    她实在实在,不想再次踏入承乾宫。上次章贤妃,如今已是章贵妃突然化形为狐狸,她确实是吓得不轻。那天只怕是陆吾将她抱出承乾宫的,想到此处,她不由地羞愧恼怒。
    不知今日再见到章贵妃,她是否会提及那日的事,是否还记得当日自己与她说的话。如若她良心未泯,尚存人性,且并未被国师、陆吾控制,也许姜梨可与她好好聊聊有关与国师的事情。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姜梨面带微笑,带着满满的世子仪制的十二名宫女,行着莲步,缓缓进了承乾宫打开的朱门。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依旧是那奢靡的三色琉璃池,池中异香扑鼻,熏得人欲醉了,可是姜梨只觉得甜腻狐媚。屏住呼吸,她笑的用力,一步步走近那一如往昔的承乾殿。
关于威尼斯 | 联系威尼斯 | 澳门威尼斯城   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