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斯城|主页-欢迎您

第五十七章:恶村忽来恶人磨

小说:江湖十大奇案作者:谱千秋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起先便想留你吃顿便饭,但寻思着你是个要强的人,也不好意思挽留你,故而说了些违背心意的话。其实我心中的想法,相信你也颇为清楚。我的为人,你还是有些了解的。”
    “你瞧我似乎是为了银子挽留,但你错了。这也没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地步,只是被你误解,心里难免有些不舒坦。”
    “当年你从一线天一跃而下的恩情,我心里记得真真切切。实不相瞒,我一开始便想与你道谢来着,只是我好面儿,没说出口。”
    李风舞接连的话语,都没有让张小雷信任。
    他看着这样的李风舞,忽然没忍住噗嗤一笑:“先生,你真是一点也没变。”
    李风舞愣了愣,最后轻声道:“你可曾怪过我么?”
    “怪你?为什么要怪你?”
    “若不是我,你也不会少了手指。”
    “若不是你,我早已经死在连家班……”张小雷说道,“先生,你为了我摆茶会的事儿,我也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    李风舞稍稍松了口气:“我听闻你这两年过得不好,所以在见面之时,也不好与你聊得太多。说掏心窝子的话,甚至还对你有些失望。”
    “失望?”
    张小雷疑惑道:“我做了什么事,让你对我失望?”
    李风舞又坐了下来,他轻叹道:“这两年,我也给邵家写过信,询问有关于你的消息。邵小玲却告诉我,你这两年都不做事,靠她和赵河养着。”
    “她这么说我?”
    “是,她还说你读了不少书,但犹如米虫一般,从不想出去找份生计。”
    “唔……她是没撒谎,但我有背着她做别的营生。”
    李风舞笑道:“所以听闻你有二千五百两银子的时候,我心里很是吃惊。我挽留你不是为了银子,而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”
    张小雷问道:“怎么个如释重负?”
    “看到你做了事,而且似乎是大事,便觉得自己没看错人。之前累积的失望,也是一扫而空。”
    张小雷心里一暖,他温和道:“先生曾经想过收我为徒?”
    李风舞诚实道:“是想过,不过现在瞧见你这模样,觉得还是算了。你比我当初有能耐得多,我也不想把你往骗人这一行去引。”
    “其实我这两年……”
    张小雷宛如打开了话匣子,将自己这两年的情况,与李风舞说了个干干净净。
    李风舞听过之后,他皱眉道:“你设计害邵飞?”
    “我不是害他,邵飞留着终究是个祸害。我是学先生说的,给自己留条后路,也帮小玲留条后路。”
    “留条后路,不代表要以最坏的猜想去揣测他人……”李风舞叹气道,“只有一种情形能让你以最坏的猜想去揣测他人,那就是当你将自己交由他人的时候。”
    “先生是在教育我?”
    “也不算教育,只是说点经验。你这两年稳重了许多,但还是要抱有善心。”
    张小雷摇摇头,随口嘟哝道:“这世道不曾对我好过。”
    “可你让人将孩童送回去,不也是证明你心存善念么?”
    张小雷没有反驳。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总反驳不过李风舞,与他争执也是多费口舌。
    而且……
    他不讨厌李风舞教育自己。
    “说说你打算绕过去的前马村……”李风舞忽然说道,“前马村最近不太平。”
    “不太平?”
    李风舞顿了顿,说道:“算了,有些玄乎。”
    张小雷惊讶道:“这世上竟有事儿,能让你说玄乎?”
    “是前马村的事儿吗?”
    此时有个山贼凑过来,他嘟哝道:“兄弟,你是要去前马村不成?可听我一句劝,千万要绕路而行,那村子出了大事,邪门得很咧。”
    张小雷问道:“出了什么邪门事儿?”
    这山贼脸上流露出些许敬畏:“闹鬼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李风舞叹气道:“还是我来说吧,你在云城待了两年,所以你应该不晓得,前马村——已经没了。”
    “没了?怎么没的?”
    “村民几乎死光了。”
    张小雷吃惊道:“怎么死的?”
    李风舞摇头道:“我也不清楚,只听说村里起了场大火,烧死了许多人,后来只逃出四十多人。他们目前住在村后的山里,可还是有命案发生。”
    “是什么样的命案?”
    李风舞沉默一会儿,说道:“前马村做的勾当,你应该晓得。”
    “这我知道。”
    “应该说是因果报名,他们逃离大火之后,还是会有人莫名失踪。第一次有人失踪时,人们也没放在心上,可等第二天早晨,却瞧见了他的尸体。”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    “那人被砍断双手,吊死在一棵树上。偏偏说来也巧,死者生前曾砍断一个孩童的双手,强迫他去要饭。”
    张小雷听得倒吸一口凉气:“之后呢?”
    “之后有人被打折腿,有人被挖去双眼,都被吊死在树上。而且这些死者,生前都用同样的手段残害过孩子。”
    “听着是挺邪门……”张小雷问道,“凶手找到了么?”
    李风舞摇头道:“没找到,这才是最邪门的地方。传闻前马村的人怕死,就聚集在一个大山洞里,人们互相绑住手脚,堵住山洞口。他们想的是,就算凶手混迹在人群中,也无法害人。结果你猜怎么的?第二天清晨醒来,又有人死了,而且没了双腿。”
    张小雷惊讶道:“山洞口没堵住?”
    “堵住了。”
    “有人松绑了?”
    “绑得可严实。”
    张小雷呢喃道:“所有人都被绑着,山洞口也被堵着,结果还是有人失去了双腿,莫非是山洞有别的出口?”
    李风舞苦笑道:“别问了,就是因为都没有,我才说这事儿玄乎。”
    “以先生的能耐,若是去查这件事,应该能查出线索……”张小雷问道,“先生想过去查么?”
    李风舞摇摇头:“前马村作恶多端,不知害了多少人,我又怎么可能去帮他们查清真相?”
    张小雷赞同道:“那倒也是,那村里多是死有余辜的恶人。”
    李风舞轻轻地说道:“出门在外,还是要小心为上。不如这样,你暂时将二千五百两存在我这,然后你绕路而行,等你安全了,我再将银子如数奉还,也算是对你有点帮助。”
    “先生,我听不明白,你的帮助在哪儿?”
    “万一你出了意外,我替……替你花钱。”
    “先生难道没长脸皮么?”
    “就是觉得有些羞耻,所以不想说破,谁知道你非要咄咄逼人?”
关于威尼斯 | 联系威尼斯 | 澳门威尼斯城   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