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斯城|主页-欢迎您

第127章 到底谁是叛徒

小说:邪剑书生作者:寒风刺客
    说实话,面对刺图的这一掌,陈第其实没多少把握能够硬抗,如果是真正的战斗,陈第完全可以凭借移形换位闪开。
    但是,刺心要替陈第挡上这一掌,如今在陈第身后,他绝不可能让刺心受伤。
    所以,陈第只能硬抗。
    刺图绝对已经是圣者,但是不是大圣,陈第不清楚。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    两道掌劲相触,爆发强烈的爆裂声。
    刺图的掌劲太强了,陈第要稍弱一些,但身后就是刺心,如果直接后退,陈第所承受的掌劲,极有可能会伤着刺心
    陈第只得生生承受。
    身形晃了晃,内腑震动,气血翻滚。
    陈第拼力压制,才没有让自己喷出来。
    但陈第还是没有完全接住这一掌,生生的后退了一步,地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。
    刺图的身形也是晃了晃,他没有想到陈第竟然会这么强,当然,这也是他有所留手的缘故。
    如果他真要杀了陈第,恐怕刺心也要遭受重伤。
    “哟,小子,你的实力倒是不错,我看你能够接住我几掌。”
    刺图冷笑道。
    陈第早有防备,在刺图出手之前,对刺心施展了移形换位,直接把刺心让到了一边,要不然的话,有刺心在这里,陈第有所顾忌,无法放开手脚与刺图大战。
    “相公,你小心。”
    刺心在远处喊着,她虽然担心陈第,但也没有上前,她知道以她的实力,只会让陈第束手束脚。
    独孤秀、以及她们的两位师姐,也一起围了过来,和刺心一起,远远的观看着两人的战斗。
    没有了后顾之忧,陈第的攻击方式立即就变了。
    他的移形换位,速度实在是太快,就连刺图也比不过。
    不过,刺图的实力毕竟太强,陈第也不敢硬抗刺图的攻击。
    两人的攻击速度都很快。
    转眼间,已经是一百招,谁也没有奈何谁。
    倒是刺图,还被陈第攻击到数次,受了一些不轻的伤。
    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,但都还是没有脱离这个院子,都在院内的互攻互守。
    又是一百招过后,陈第突然发现了一丝异常。
    就在陈第刚刚极其危险,差点儿被刺图击中的时候,远处的刺心突然惊呼了一声,也就在这一刻,陈第发现,刺图的眼神有着极其短暂的变化。
    短暂的眼神变化之后,刺图还凝了凝眉头,这一个极其微小的动作,显得有些不正常。
    陈第故伎重施,又让自己数次陷入险境。
    陈第又发现,刺图虽然在抓住机会攻击,但他的攻击竟然有所留手,要不然的话,极有可能让陈第受伤。
    这显得很不正常,不像是传说中的刺图。
    “岳父,我或许可以帮到您。”
    陈第一边攻击,一边对刺图传音说道。
    刺图没有停手,依然在攻击,只是冷冷的传音说道: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。”
    “岳父大人,我已经发现了您的不正常,先前心儿惊呼的时候,您的眼神有着异常的变化,而且,您还凝了眉头,所以,我判断,您并不是不疼心儿,而是可能有着您不得已的苦衷。心儿从小便没有父爱和母爱,她虽然表现得坚强,但是我知道,心儿非常想……”
    不等陈第多说,刺图直接传音打断道: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就凭你这点儿手段,还远远不是邪天的对手。”
    “邪天?是他威胁您吗?岳父大人,但我猜测不是,如果您仅仅只是受着威胁,您不应该会是这个样子,您肯定还隐瞒有其他事情,岳父大人,想必您应该知道,我其实是邪神之子,我虽然没了邪心和邪剑,但您看见了,我现在不但活得好好的,而且还实力大增,我父亲告诉了我很多隐秘,您把事情说出来,或许我可以想到办法。”
    陈第继续传音说道。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刺图没有说话,似在思考。
    “岳父大人,如果您真的爱心儿,那就说出来,我真的不想心儿痛苦,求求您了,心儿已经受苦了二十多年了啊,难道您还想让心儿一直痛苦下去吗?”
    陈第再传音道。
    “我和她娘都中了十大奇毒之一的情毒……刺云是整个玄门的叛徒,百玉城的玄门中人,可能都中了或这或那的毒,所以,你最好小心,否则,我整个刺氏都要被灭……”
    刺图终于说道。
    “什么?岳父大人,您说的是真的?”
    陈第大惊,怎么也想象不到,刺云前辈怎么可能会是玄门的叛徒?那可是心儿的爷爷啊。
    “哼,你当然想象不到……无罪城已经快要不受我所控制,你最好找到天剑客,否则不要再来这里……你快伤我,否则,我不能放你离开……”
    刺图传音说完之后,就卖了一个小小的破绽。
    这个破绽极小,如果不是刺图提醒的话,就连陈第也发现不了。
    陈第没有犹豫,立即抓住机会,对刺图下了狠手。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    刺图被一掌击退,身形晃了晃,忍着没有让自己吐出血来,但受伤的样子明显看得出来。
    另外跟随而来的人,立即就要上前,但却是被刺图阻止: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    刺图说完,又对陈第说道:
    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谁,你最好立刻给我滚出无罪城,否则,就算你实力再强,也保不住她们。”
    “岳父这是在提醒我要带走她们。”
    有了刺图先前的话,陈第立即明白了刺图的意思。
    “混蛋,你怎么能这样啊,你还是不是人了,你不是要死吗,我现在就死给你好了。”
    刺心泪流满面的对刺图喝道,颤抖着身子,长剑已经横向脖子。
    “心儿不要。”
    陈第身形闪动,已经到了刺心身前,拿过刺心的长剑,抓住刺心的手而说道:
    “我保不住她们,也就不会来这里。”
    “小子,这是无罪城,你一个人走可能威尼斯拦不住你,但是你想要带着她们离开,简直痴心妄想。”
    刺图喝道。
    “那就试试看。”
    陈第说着,拉住刺心和独孤秀的手,而刺心和独孤秀又分别拉住二师姐和三师姐,陈第施展缩地成尺,身形一闪,便带着几人离开了院子。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    正要追赶的几人,发现陈第的速度后,都不由惊讶的停下了:
    “城主,威尼斯还追吗?”
    “噗……追个屁,他的速度,就连我都追不上,你们追有何用,咱们回去,速速禀报教主大人,这小子很诡异……”
    刺图终于忍不住的喷出一道血箭,身形晃了晃的说道。
    陈第现在的缩地成尺,最快可以保持五倍圆满境宗师的极速,但是在带了四个人后,就算缩地成尺施展到了极致,也只能够保持三倍的正常速度了。
    纵然如此,也不是圆满境宗师能够追上的,就算是刺图,想要追赶也是极其麻烦。
    行了一两百里之后,陈第这才放慢了速度。
    以他的实力,虽然也可以一直用极速赶回去,但却是消耗极大,再加上跟刺图一战受了一些轻伤,恐怕会有危险。
    但陈第仍然还是施展缩地成尺,保持着一倍多的极速赶路。
    足足花了两个时辰,才赶回去。
    刺心的情绪很不好,但是陈第没有把刺图所说的事情告诉刺心,如果刺云真是玄门的叛徒,肯定只会让刺心更加难受。
    有若烟和独孤秀陪着刺心,刺心的情绪稍微比较稳定。
    但是,刺图的话是真的吗?
    这让陈第还不敢完全确信。
    只是,从当时刺图的细微表情判断,极有可能是真的。
    陈第一边向二师姐她们了解天剑客的情况,一边服药疗伤。
    天剑客离开了,但没有告诉几人他去了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天剑客什么时候归来。但应该可以猜测到的是,天剑客极有可能又去寻找剑术天资高的人去了。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刺心没什么胃口,虽然吃了一些,但没有吃多少。
    晚饭之后,陈第陪着刺心。
    陈第和刺心聊了很久之后,刺心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微笑。
    “娘子,你看你,眼睛都哭肿了,都不好看了。”
    陈第刮了刮刺心的鼻子说道。
    “哼,我就算再不好看,就算是毁了容,也不许你不要我。”
    刺心窝在陈第怀里而说道。
    “放心吧,娘子,就算你丑得不能再丑,就算你是天底下最丑最丑的姑娘,我也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    陈第拥着刺心而说道。
    “好啊,你是不是嫌我丑了。”
    刺心的情绪逐渐好起来。
    “如果你再继续哭,再继续这么忧伤的话,肯定会越来越丑的。”
    “相公,可是我真的好心疼,你说,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?”
    “娘子,也许岳父大人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,要不然的话,你看啊,他虽然把你关在无罪城,但却是没有对你怎么样?而且还好吃好喝的供着你,所以我觉得啊,可能岳父大人有什么苦衷呢。”
    陈第劝说道,但没有明说。
    “他会有苦衷?他如果有苦衷,他会背叛玄门吗?会背叛威尼斯刺氏吗?”
    刺心道。
    “好了,别多想了,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没有完成,咱们继续吧……”
    “不,要……唔……”
    刺心躺在陈第怀里,终于睡去。
    而陈第,则是在搜索着记忆。
    情毒,号称天下十大奇毒之一,这该怎么解?
    太玄经里竟然没有!
    那么,该如何解?
    完全没有任何头绪。
    还有,刺云到底是不是叛徒。
    如果刺云是叛徒,他为什么要带着刺氏残部守着那个小山村?也没有杀掉那些人呢?
    而且,当时在百玉城的时候,有不少玄门旧部的人归来,刺云为什么不杀这些人,而且还好好相待?
    如果刺云是叛徒,那么无情呢?她也会是叛徒吗?
    陈第和若烟成婚的时候,若烟被天巫教带走,刺云是当时在场所有人中最强之人,按陈第估计,刺云应该也是圣者,按理说的话,天巫教就算再神秘,要从小桥别院带走一个人,身为圣者的刺云,应该会有所发现。
    所以,如果说刺云是叛徒,这倒是说得通。
    还有,在和刺心成婚的那天,天巫教突然出现,杀了大量的人,会不会是刺云和天巫教的勾结?如果说真是刺云,这不是没有可能。
    但是,如果这一切真的与刺云有关,而且刺云也是叛徒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?
    假设,刺云是叛徒,那么,他到底是哪方势力的人?
    就如今的三足鼎立势力来说,首先可以排队正道武林。
    因为一开始的玄门,也是属于正道武林之列。
    那么,就只是剩下前秦帝国和天神教。
    先说前秦帝国,当时在百玉城的时候,青依她们想要夺取百玉城和百剑山庄,如果刺云是前秦的人,按理说他应该暗中出手才是,但当时的刺云并没有出手,而且还是离开了百玉城。
    对了,刺云当时离开百玉城,据说是去兑换金矿和银矿,因为百玉城的四海钱庄,吃不下那么多的金矿和银矿。
    他当时好像是去了万象二十四城,难道说,他当时是把那些银拿给前秦?
    前秦要复国,要收买人,要不断的发动战争,自然是需要大量的钱财。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一种可能性存在,刺云有可能是前秦的人。
    再说天神教。
    邪天的天神教,包括了千月拜天,而千月拜天中,特别是天巫教,几次都与陈第发生了关联,这几次的事件中,都有着刺云的影子。
    在当时的时候,陈第被传为邪神之子,天巫教也是属于邪神门下。
    以前为了陈第能够尽快成长起来,天巫教掳走若烟,激励陈第的成长,这也说得通。
    刺云当时配合着天巫教,也有这种可能。
    所以,刺云也可能是天巫教,或者邪神的人,都是现在天神教的人。
    但是,这里又有一点说不通。
    如果刺云是天神教的人,刺图如今也归于天神教的门下,两人不应该敌对才是啊,总感觉有些说不通。
    “对了,我是不是可以去找找千月拜天的人,当时有不少人都是忠于邪神,但是,如今他们受到邪天统治,他们会不会告诉我实话呢?”
    以我现在的实力,对上普通的圣者倒是没事,遇上大圣也应该能够逃命,但如果是遇上圣王的话,估计就悬了。
    就更不用说帝者了。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解决这件事情,心儿她会一直处于痛苦之中。
    片刻后,陈第暗中点了点头:
    “为了心儿,此行必去,要不然的话,我又回到以前那种畏首畏尾的时候了。”
    ()
关于威尼斯 | 联系威尼斯 | 澳门威尼斯城   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