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斯城|主页-欢迎您

第235章 你又变心了

小说:东宫藏娇作者:十七年柊
    庭院内日色微偏,斜照纸上,如染石黄。
    池棠坐在石凳上,捧着脸出神。
    在她面前不远处的庭院中心,摆了一张书案。
    陆子衿正站在书案前写字,一袭简单的素色长衫,澹然清举。
    池棠痴痴地看了一会儿,突然问道:“先生,你知道姑臧县主吗?”
    “武威郡王的独女?”陆子衿头也没抬地应道,笔下丝毫未乱。
    池棠“嗯”了一声。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陆子衿问道。
    池棠想了想,道:“我听说姑臧县主能武善战,手下还有一支娘子军,还听说她性情暴虐,杀人无数,还听说——”突然顿住,不自在地抓了抓脸。
    “还听说什么?”陆子衿蘸了蘸墨,问道。
    池棠声音小了点:“还听说她三年前进京受封县主的时候,对太子殿下一见倾心,差点就做了太子妃……”
    陆子衿终于抬起头看她。
    小姑娘捧着脸的双手抓得有点用力,软嘟嘟的两颊肉从指缝里挤出来,看着实在好笑。
    “你这都听谁说的?”陆子衿笑着问道。
    池棠老实地回答:“薛郡君送了我一名婢女,对这些传闻知之甚多,我听她说的。”
    昨天从爹爹那里得知,被衫衫替换下来的正是姑臧县主郭凉。
    回到柳院,她就唤来轻罗打听这个郭凉。
    本朝本来有两位异姓王,吴兴王姚无忌被她爹杀死后,就只剩了武威郡王郭仲瑛。
    和七子八女的姚无忌不同,郭仲瑛只有一子一女,其中那个女儿就是姑臧县主郭凉。
    郭凉今年十八岁,三年前受封为县主,虽然进京次数不多,却在轻罗那里留下了不少传说,池棠足足听了一个时辰才听完。
    陆子衿笑了笑,继续低头写字,口中答道:“娘子军的事我也听说过,不过武威郡那边我没去过,没有亲眼见到,如果郭凉那支军队是认真的,既然上了阵,杀过人也不稀奇,至于三年前——”又笑了笑,“三年前郭凉进京受封的时候我也不在,有没有一见倾心我不知道,不过听说那时陛下确实考虑过郭凉为太子妃。”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池棠追问道。
    “后来反对的人太多,就作罢了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池棠有点好奇,郭凉的身份看上去挺够了。
    陆子衿笑道:“郭氏行伍出身,世家望族看不上,不想以后有这么个皇后在上头。”
    池棠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小心翼翼问道:“他们是不是只看得上谢大姑娘这样的做皇后?”
    这话里的意思,陆子衿一听便明白了。
    笔端一停,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,微微一笑:“也不一定!”
    只说了四个字,又继续写字了。
    池棠被她意味深长的一眼看得有点脸红,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。
    陆子衿写完字抬头,看到她还在苦思冥想,便笑着问道:“你打听郭凉做什么?”
    池棠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问道:“先生,你知道殿下被罚抄书的事吗?”
    “不是已经放出来了?”陆子衿随口道。
    姚无忌的案子一直都是太子殿下经手的,姚无忌又是当着太子殿下的面被射杀,皇帝索性将这一堆事都丢给了太子殿下,哪里还想得起罚抄书的事?
    池棠更加诧异了:“先生不知道东宫选妃名单的事?”
    陆子衿神色一收,道:“太子私截名单被陛下发现,因此受罚,还有吗?”
    池棠愣了愣,道:“那名单上原本是有姑臧县主的,后来让礼部一个姓贾的郎中换成了衫衫……”她觑了一眼面色冷下的陆先生,轻声问道,“先生,你觉得会不会是郭凉?”
    身份尊贵所以骄傲,脾性暴虐可能狭隘。
    如果郭凉对太子有意,知道自己被衫衫替换下来……
    池棠突然想起前世,自己也曾把一个人从东宫妃人选中替换了下来,那个人,会不会也是郭凉?
    “替换名单的事才过去半个月,郭凉人在武威郡,未必有那么长的手能够到这里——”陆子衿淡淡一笑,“如果有,那就有点意思了!”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留意的!”陆子衿道。
    池棠点头,正犹豫着要不要把爹爹对许少卿的怀疑也告诉陆先生,守在院门外的侍女进来了禀道:“七姑娘派人来请池姑娘过去——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陆家举家进京,算得乔迁之喜,因此今天要宴请京城的故交好友。
    所以池棠是来赴宴的。
    不过她因为有事到得早了些,在陆先生这里耗了许久,终于惹恼了陆子衫。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又变心了!”
    池棠一进门,就遭到了怒气冲冲的指控。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说又?”池棠摸不着头脑。
    陆子衫因为伤了脸还没好,用薄纱蒙了脸,不能完整显示出她的愤怒,便将一双眼睛瞪得格外大:“上回你不也是!假的你也跟她好!真的你也跟她好!你喜欢的到底是她们的人,还是她们的身份?”
    这个质问简直振聋发聩,池棠顿时懵住了。
    陆子衫更气了,踱着圈子絮絮叨叨:“之前那个也是!现在这个也是!一来就往她房里钻,是不是我不让人去请你就想不起来找我了?以前在吴县的时候,说要跟人家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的,才来了京城没几天,就学会见异思迁了……”
    池棠眨了眨眼,道:“你的伤都不疼了?”
    陆子衫跺了跺脚,坐回软榻上,恼道:“你还记得我受伤了呢?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陆子衿受伤了,一来就巴巴地去看她!”
    池棠“噗嗤”一笑,挨到她身边坐下,亲昵地抱住她的胳膊。
    陆子衫冷哼一声,别过脸不看她。
    池棠笑嘻嘻道:“你吃什么醋啊!你大姐姐是我先生呢!我来了当然要先去拜见先生了!”
    陆子衫忙转回脸,惊讶道:“你拜了我大姐姐做先生?现在这个?”
    池棠点点头。
    想来衫衫进京前已经知道了真假陆子衿的事,刚才说起的时候还特意屏退了左右。
    不过她拜陆先生为师的事大概还没人提起。
    陆子衫愣了一会儿,转惊为喜:“那你以后是不是要叫我师姑了?”
    ()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   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