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斯城|主页-欢迎您

第二百一十八回:大枪

小说:烟花散尽似曾归作者:懿儿
    年三十的晚上,照例是个火树银花不夜天,余知葳和余靖宁吃了一路,等到天黑下去,灯都亮了起来,才打算从那卖豌豆黄的小独轮车旁边走开。
    余靖宁没这么过过年,除却新奇之外,当然还有高兴,正打算起身走呢。
    那卖豌豆黄的年轻人也就二十岁上下,话很多,一看客人要走,赶紧堆着笑脸儿要送客:“我总觉得这位姑娘面善,只怕是常来我这儿罢?”
    他见到的当然是“小六子”,见了女装的余知葳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余知葳露着小虎牙冲着人笑:“生的好看的人,通常都有些相似的地方。”这当然是一句大言不惭的自夸,为了把“小六子”这个人的痕迹在世上抹去。
    那小老板没想到余知葳的脸皮这样厚,他大概也想有她这样厚的脸皮,于是大声道:“是是是,姑娘说的没错。”
    余知葳挑眉笑了笑。
    这个个刚开始当家的年轻人,十分热络地看了余家兄妹两眼,很显而易见地把人当做“礼崩乐坏”时期,自己私定终身的姑娘少爷,使劲朝着两个人打眼色:“到时候摆了喜宴,订我一份儿豌豆黄。”
    还不待余知葳张口,就听见余靖宁先说话了:“这位小哥怕是误会了。平日说话总归要注意些,若是坏了我家妹妹的名声,今后都没处说理去。”
    说罢转身就要走。
    身后传来那年轻人的声音:“我错了!是我的错,小哥,你可千万别怪我啊!”他像是往自己脸上甩了一巴掌,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    余知葳没回头,不仅仅是因为前面的余靖宁走得太快,不像是尴尬和生气,而像是在逃脱甚么东西。
    逃脱甚么呢?余知葳心里大概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,但却说不出来,于是只能随它去了。
    余靖宁大步流星走得飞快,余知葳跟在后面一路小跑,边跑边嚷嚷:“你倒是走慢点儿啊,我这穿着裙子呢,等会儿一不留神踩着了!”
    米黄五谷丰登的织金马面裙晃荡晃荡,真的感觉好似一不留神就会踩上去似的。
    余靖宁忽然驻了足,险些让余知葳一头撞上他的后背。
    余知葳勉勉强强撒住了车,心说得亏今儿穿的是小靴,不是那一寸来高的登云履,不然还真得一头撞在余靖宁背上。
    余靖宁转过身来,甚至微微俯身:“抱歉。”
    这话是给她说的。
    余知葳觉得自己眼珠子乱颤了一阵,险些看不清那张近在咫尺的脸,随口道:“嗐,这……这不是没踩着嘛。您人高腿长,照顾照顾我这小短腿儿就行了。”
    她已经两年没长过个子了,又瘦又小的一团,看着根本不像是沙场来回的人。
    余知葳哒哒哒往前走,笑着:“走罢,还没逛完呢。”
    两个人继续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逛着,眼前耳边,净是别人的悲欢。
    前面一直都是吵吵嚷嚷的,余靖宁本来是不想去凑这个热闹的,但觉得既然出来了,那就是要陪着余知葳瞎逛的,于是他偏了偏头,问余知葳道:“你想去瞧瞧吗?”
    余知葳刚刚又买了点儿不知道甚么好吃的,正忙着往嘴里塞,闻言呜呜噜噜道:“那就去呗。”
    两个人使劲儿往人堆里挤,发觉竟然是一群杂耍的人。
    看样子应当是一个老汉领着自己的闺女儿。
    寒冬腊月的,老汉竟然精着上身,穿了一条看不出颜色来的裤子,打着绑腿他正拿了一杆大枪在耍。
    周围一片叫好声,那老汉颇受鼓舞,一路枪花耍得虎虎生风。
    余靖宁朝下偏了偏头:“还不如你。”
    余知葳心道,废话,当然不如我了,我是直接在沙场上,跟着兀良哈铁骑对阵的时候把大枪练出来的。这只顾着瞧着好看的花拳绣腿当然比不上。
    大概是要落雪,天空分外明亮,大片的天际都是红的。
    余知葳很清楚,就算现在落下雪来,这老汉也不会穿衣服回家的。
    老汉手里的大枪几乎要翻出花儿来
    他们得赚钱,年三十儿的晚上也得赚钱,而这就是大衡的芸芸众生。
    她曾经也是这样拼命在人世间讨生活的一个人。
    年三十的晚上,照例是个火树银花不夜天,余知葳和余靖宁吃了一路,等到天黑下去,灯都亮了起来,才打算从那卖豌豆黄的小独轮车旁边走开。
    余靖宁没这么过过年,除却新奇之外,当然还有高兴,正打算起身走呢。
    那卖豌豆黄的年轻人也就二十岁上下,话很多,一看客人要走,赶紧堆着笑脸儿要送客:“我总觉得这位姑娘面善,只怕是常来我这儿罢?”
    他见到的当然是“小六子”,见了女装的余知葳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余知葳露着小虎牙冲着人笑:“生的好看的人,通常都有些相似的地方。”这当然是一句大言不惭的自夸,为了把“小六子”这个人的痕迹在世上抹去。
    那小老板没想到余知葳的脸皮这样厚,他大概也想有她这样厚的脸皮,于是大声道:“是是是,姑娘说的没错。”
    余知葳挑眉笑了笑。
    这个个刚开始当家的年轻人,十分热络地看了余家兄妹两眼,很显而易见地把人当做“礼崩乐坏”时期,自己私定终身的姑娘少爷,使劲朝着两个人打眼色:“到时候摆了喜宴,订我一份儿豌豆黄。”
    还不待余知葳张口,就听见余靖宁先说话了:“这位小哥怕是误会了。平日说话总归要注意些,若是坏了我家妹妹的名声,今后都没处说理去。”
    说罢转身就要走。
    身后传来那年轻人的声音:“我错了!是我的错,小哥,你可千万别怪我啊!”他像是往自己脸上甩了一巴掌,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    余知葳没回头,不仅仅是因为前面的余靖宁走得太快,不像是尴尬和生气,而像是在逃脱甚么东西。
    逃脱甚么呢?余知葳心里大概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,但却说不出来,于是只能随它去了。
    余靖宁大步流星走得飞快,余知葳跟在后面一路小跑,边跑边嚷嚷:“你倒是走慢点儿啊,我这穿着裙子呢,等会儿一不留神踩着了!”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   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