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斯城|主页-欢迎您

第307章 出事了!

小说:少帅的女娇医作者:鹿小策
    段寒霆撑着伞站在荣音身后,看着那枚玉戒也是一怔,“怎么会有一枚戒指?”
    荣音也甚为惊讶。
    若真是阿娘的戏迷,来祭奠她带花就够了,何必还祭上一枚戒指呢,这玉虽然不是多么名贵的东西,但好歹也值不少钱。
    更令她感到愕然的是这玉戒的材质,和她腕上阿娘留给她的镯子出自同一块玉,怎么看都像是一对。
    段寒霆也注意到了,他知道这只玉镯是岳母留给荣音的遗物,是她的宝贝,他给她买过不少金银首饰,都没能让她把这只镯子取下来过。
    孟晓娥生前攒下的那些首饰多数都让荣家那些太太们给侵占了,能卖的都卖了,该送人的也都送人了,唯有她手上的这只玉镯是阿娘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她戴上的,说是祖传的东西,让她一定要贴身戴着,好好保护着,不能丢,也别碰坏了,她只当是外婆传给阿娘的,便一直戴着。
    两个人面面相觑,半响,段寒霆道,“会不会是余师爷留在这里的?”
    荣音和段寒霆坐着车绕到宅子的正门,进了余家班。
    今儿下雨,小徒们便没在院子里练功,大大小小的崽子们都堆在大厅里压腿,咿咿吖吖地吊嗓子,眼睛却时不时地往正堂的方向瞟。
    正堂里,余师傅端坐在椅子上,捏着荣音奉给他的那枚玉戒,眯着眼睛瞅了半天,摇了摇头。
    他又盯着荣音手上的玉镯看了一会儿,啧了下嘴,“你娘诓你呢,我将她从小带到大,不曾知道她有什么祖传的玉戒玉镯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
    荣音瞪大眼睛,他们是来找师爷求证的,想问出送白玫瑰和玉戒的人会是谁,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。
    余师傅问,“会不会是荣邦安送给晓娥的?”
    “不会,阿娘是当着他的面把玉镯套在我手腕上的,荣邦安还嫌弃这玉镯不值钱,把阿娘说了一顿。”
    当年荣邦安极其宠爱阿娘,有什么好东西都往她房里送,比这玉镯名贵的首饰多了去了,阿娘本身也不缺,可对这玉镯却珍视得很。
    如此说来,倒真成了无头公案了,半天也没研究出送白玫瑰和玉戒的人会是谁。
    三人正相视无言,一连串脚步声传来,冬儿是急吼吼跑过来的,脸蛋红通通的布满焦急,“师姐!”
    余师傅见冬儿跑来,沉下脸叱道:“练着功呢,谁让你擅自跑过来的?”
    师爷规矩极严,板起脸来荣音都跟着发颤,忙将冬儿往怀里一揽,笑着求个情,“好久没见这孩子了,定是想我了。”
    她刚要哄冬儿几句,就见冬儿焦急地把一张纸塞进荣音手里,颤着嗓子道,“哥哥刚刚派人给我捎过来的,他……他要和阎三决斗!”
    荣音打开那张纸,寥寥数语只是嘱咐冬儿好好练功,好好照顾自己,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少帅夫人,怎么看怎么像遗书。
    她心中一紧,猛地抬头朝段寒霆看去,两个人也顾不得什么玉戒了,赶忙离开,带着冬儿上了车。
    雷震要和阎三决斗,说是要将阿颜的公道讨回来,却也没说在哪儿,急的冬儿直哭。
    车子拐到一个电话亭,段寒霆下车打了几个电话,回来之后沉着脸报了一个地址,荣音和冬儿一听都愣了,正是埋葬阿颜的地方。
    阿力当即踩下油门,驱车赶过去,轮胎溅起一溜水花。
    紧赶慢赶,却还是晚了一步。
    荣音一行人赶到之时,并没有看到阎三的身影,阿颜的墓地前只有雷震一身是血地躺在那里,血水混着雨水,混成一股,一直淌进小河里。
    “哥!”车子还没停稳,冬儿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,飞奔到雷震身旁,好几次都差点摔倒。
    她跪坐在雷震面前,看着浑身是血、千疮百孔的哥哥,张开嘴巴,却已经失了声,脸早已湿透,分不清是雨还是泪。
    荣音也冒雨奔了过来,第一时间就去探雷震的鼻息,“还有一口气在,则诚,阿力,快来帮忙!”
    众人七手八脚地将雷震抬到车上,段寒霆坐到副驾驶座,把后面的座椅腾出来给荣音,阿力发动引擎又急匆匆地往医院赶,跟着了火似的。
    冬儿跪坐在座椅下方,看着雷震呜呜直哭,不停地唤着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    “别哭了!”
    荣音难得沉下脸庞,一把扯开雷震的衣服,露出七八处刀伤,刀刀深可见骨,可见来人下手又多狠辣,最严重的的一刀,在胸.前。
    就是这一刀,差点要了雷震的命,可这刀扎偏了几分,荣音看着雷震掌心还紧握着的匕首,染着鲜红的血。
    若和他打架的真是阎三,恐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。
    车子疾驰出去。
    墓地后面,阎三捂着汩汩出血的前胸紧盯着远去的车屁.股,暗骂荣音一伙人来的太快,就差一点,他就可以要了雷震的命。
    想起荣音抱着雷震那紧张的模样,他嗤之以鼻,不过是一个护卫,竟也能让她如此在乎。
    可他便是死了,怕也换不来她一个眼神吧。
    他自嘲一笑,痛苦地拧了拧眉,扶着山坡艰难地站起身,没走两步,脚下一滑,顺着山坡就滚了下去,正倒在一个牧羊女的面前。
    牧羊女赶着羊群狼狈地往家走,浑身已经被这倾盆大雨淋的透透的,冷不丁砸下来这么一个血人,吓得她捂着嘴失声尖叫,躲到了槐树后面。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羊“咩”了几声,她才试探性地走上前去,探了探阎三的脉搏,竟然还活着!
    荣音在车上给雷震包扎着伤口,将绷带在他身上缠来缠去给他止血,车里常备着医药箱,可到底不是手术室,一旦失血过多撑不了多久。
    她催促着,“阿力,开快点,离这里最近的医院是慈安医院,直接去那!”
    “是!”阿力应着,轻车熟路地往慈安医院的方向开去。
    阿力稳稳地开着车,段寒霆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后视镜,蹙了蹙眉,沉声吩咐阿力,“前面一个路口,右转。”
    “右转?”阿力一愣,“去慈安医院的话直行最近啊……”
    段寒霆:“让你转你就转。”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    阿力一向对段寒霆唯命是从,眼下见他脸色齁沉更是不敢多说什么,却是荣音察觉到不对劲,抬眸问道,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段寒霆观察着后视镜,那两辆车果然跟了上来,一左一右,方才想要包抄他们,右转这条巷子比较窄,容不下两辆车并行,才变成一前一后。
    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。
    后面一辆车突然后退,调转车头往另一个方向去了,段寒霆眼睛一眯,猜到对方是想换个方法包抄。
    躲不过去了。
    段寒霆从腰间摸出一把勃朗宁手枪,沉声道,“你们握好把手。阿力,继续往前开,在那辆车冒出头之时,冲过去。”
    “是。”阿力将车挂好档,准备加速,而在荣音和冬儿护着雷震抓好把手之时,眼看着段寒霆已经掏出了另一把枪,枪膛里全部都上满子弹。
    荣音眉心一沉,屏住呼吸,知道段寒霆这是要先发制人,正面迎敌了。
    眼看着要驶过巷口,前方的车微微冒头,身后的车也紧跟着追了上来,段寒霆喝命一声,“冲!”
    阿力用力一脚跺在油门上,车子宛如一只离弦的箭,嗖地朝前面的车撞去,与此同时段寒霆一手一把枪,呈直角,噼里啪啦地开始射击!
    车头相撞,两辆车同时塌陷了一块,巨大的冲力让荣音和冬儿身子往后一仰,继而重重地向前撞去,只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晕头转向。
    天旋地转间,耳边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枚子弹擦着荣音的头皮掠了过去,将玻璃震得稀碎!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   
Baidu
sogou